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失手
失手

失手

“把她放下!”-
  年轻的女警官俏脸含愠,清脆的嗓音充满命令的威严。一头黑色的靓丽长发
-盘得紧凑利索,扎在两个发髻上的白色丝带在微风中轻轻飘扬;身上一袭蓝色旗-
袍剪裁得体,凸显出上身的丰满;下摆及膝,两侧的开叉一直高到腰间的功夫带,-
露出令人垂涎的修长双腿;褐色的紧身弹力裤勾勒出久经锤炼的肌肉曲线,暗示-
脚蹬的一双白色的长筒靴是极为危险的武器。-
  女警右手直指眼前携着金发女孩的大汉和站在她身边的女子,左手擎着一份-
国际刑警的证章。闪亮的警徽映照着证件上的照片:稍显稚嫩的面孔,东方人的
-细致五官,坚定的眼神,温柔的嘴唇。照片的一边用中英文双语印着一个令无数-
罪犯胆寒的名字:-
              春丽  Chun Li-
  “哼,就凭你吗?”
-  女子不屑地回答道,充满狐媚地甩了甩粉色的过腰长发。女子的穿着暴露。
-上身的一件白色短背心,相对于其所要包裹的雄伟乳房,显得实在太小了一点,-
好像随时都要被撑爆。背心的下襟破破烂烂,隐约露出乳房的浑圆下摆,两个乳
-头清晰地凸现在单薄的布料下。蜂腰,翘臀,蓝色牛仔热裤,大腿根部的裤脚似
-乎还嫌不够短,翻起白色的毛边。两条长腿光华圆润,一双黑色高跟皮鞋套在脚-
上。
-  女子眨眨眼,长长的睫毛忽闪,舌头舔过性感的嘴唇。一身妓女的打扮,一-
脸淫荡的表情,却在头上戴了一顶警员的八角大檐帽,腰间也悬着锁链和一幅银-
色手铐,不伦不类地透露出危险的信息。
-  “现在怎么办?我是无所谓啦。”女子侧头吩咐身后的大汉,“宇果,收拾-
她吧!”搁在大汉肩上女孩被放到地上,她失去知觉的娇躯一动不动。大汉跨前-
两步,近看之下仿佛巨人一般。抡起保龄球般大小的拳头,挥向女警。尽管春丽
-灵巧地闪身躲过,拳头带起的破风声仍令她背脊发凉。两人你来我往,打得难分-
难解。-
  经过几回合的交手,春丽发觉这个对手并非一般的街头流氓,打斗经验极为-
丰富。他攻击力很强,而且身高臂长,攻击范围大,自己的踢击不占任何优势。-
他的防守也很坚固,投摔技能格外恐怖。更棘手的是,对方的身高令他可以轻易-
格挡自己擅长的跳跃攻击。幸运的是,大汉的动作缓慢,破绽较多。女警抓住机
-会拳打脚踢,然而就好像打在了石墙上,没有什么反应。-
  春丽不禁有些后悔,不该单枪匹马对这二人穷追不舍。当初追查一宗毒品犯-
罪的线索,碰到这两人疑似绑架一个女孩,正义感及强的她,因为救人心切,没-
来的及请求援助就孤身追了上来。结果陷入眼下,人生地不熟,以一敌二的境地。
-  此时,由于体力消耗,女警的攻击力量已经开始减弱,这当然瞒不过她的对-
手。大汉微微一笑,继续抢攻。而春丽在招架的同时还要留意战局外那个女子的
-动向。开始她看起来只是个从犯,但刚才的她突然跳入战局的步法和偷袭的腿技
-说明对方并非等闲之辈,春丽不得不时刻分心,防备她再次发难或是携带肉票逃
-跑。
-  终于,春丽两记“落鹤蹴”踩中大汉头部,落地后回身百裂脚,正中对手胸
-口,但同时也被身后的女子封住退路,让大汉的重拳狠狠打在肋下,凶狠的力道
-把她抛到了空中。春丽口喷鲜血,如同断线的风筝一样,在半空翻了几翻,后背
-重重撞在小巷的墙上。-
  “呃呃啊啊啊啊!!”女警一声惨叫,身体慢慢从墙上滑落,瘫软在地上。-
  而宇果虽然也轰然倒地,但由于身体庞大,皮坚肉厚,刚才的重创还不至于
-使他失去行动能力。
-  “把她捡起来,宇果。”女子幸灾乐祸地吩咐道。
-  “遵…遵命,毒剂。”宇果捂住刚才被踢中的胸口,颤颤巍巍地爬起来,痛
-苦地回答道。-
  他迈着笨重的步伐,两手卡住春丽天鹅般修长的脖颈,把她从地上提了起来。
-女警被擎在半空中,无法呼吸,双手怎么也掰不开喉咙上的魔爪,双腿无助的踢
-打也无法使她脱身。她的对手太强壮了!挣扎迅速耗尽了肺里存留的氧气,女警-
的双腿已经无力抬起,两手也松开,垂在身体两侧。喉咙中发出“呃…呃…啊”
-的干喘,春丽的身体抽搐,两眼翻白。-
  看到春丽几乎就要昏死过去,大汉把她再度重重摔在墙上,看着女警滑落到
-地上,证件夹自她的腰间掉落。
-  “久仰大名呢,国际刑警春丽,”毒剂捡起证件翻了翻,然后扔给了宇果。-
  “不像我想象的那么强悍。看来不能轻信谣言。”她一遍嘲弄着,一边抓着-
女警的头发,把她的头从地上扯起来。
-  “呃…呃呜”春丽的右手刚才伤得不轻,带刺的护腕在墙上砸得四分五裂。
-  “真差劲。”毒剂轻蔑地松开手,让女警无力地倒回地上,然后抬起左脚,-
细长的鞋跟狠狠踩向女警已经受伤的右手掌。-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春丽撕心裂肺地惨叫,不知从哪里来了力气,拼命
-挣扎着想把手掌抽出来。-
  “就因为半路杀出来这么个家伙,差点让我的计划功亏一篑,宇果,先别管-
杰西卡!给我弄死这个婊子!”毒剂咆哮着将女警的手踢开。春丽靠着墙,勉强
-支撑起上半身,揉着疼痛的右手。-
  “但是她挺可爱的,”宇果说着蹲下来,手指捏住春丽的下巴,强迫她抬起
-头。-
  春丽的愤怒的眼神似乎在喷着火。她小嘴一张,一口鲜血吐在宇果脸上。
-  “还很辣呢。”
-  “我才不……啊啊啊啊!”春丽的反唇相讥化作了尖叫。大汉一把揪住她的
-前胸,用力一扯。一阵布料的撕裂声,旗袍的前襟给撕成了碎片,露出一对饱满-
的乳房。女警像石像般呆呆看着宇果的巨大手掌竟然能堪堪握住她饱满的左乳,
-原本愤怒的眼神软化了少许,反而带上了几分不甘,几分屈辱,几分哀求。-
  但宇果露出了狰狞的笑容,伸出了肥厚的舌头,悬在离春丽的右乳头前方几-
厘米处。-
  “想上就上,”毒剂叹了一口气,看着不远处的阿特勒斯和杰克抬起躺在地-
上的金发女孩,消失在小巷的深处。-
  “不!不要啊!”春丽的尖叫没能阻止宇果的大嘴,右乳被含一口含住,左
-乳上的魔爪一松一紧地压榨着嫩肉。
-  “停下来!不要咬,不要!放开我!”女警的乳头随着大汉的啃噬而充血。-
她奋力挥动左手的带刺护腕,砸向大汉的额角,但毒剂及时制止了她,迅速把护
-腕撸了下来。
-  “好好挤一挤这头奶牛。”毒剂娇笑着退后,示意宇果继续他的侵犯。-
  女警的哀鸣刺激了大汉,他吸住乳头再抬起头。“啵”的一声,乳房跳动着-
脱出了他的口腔,在空气中晃动着。他的右手毫不怜香惜玉地擒住沾满了口水的-
乳房,好像要把它碾碎一样挤捏着。
-  春丽咬住下唇,强忍着疼痛,身上渗出了冷汗。娇嫩的皮肤上留下了宇果的
-累累齿痕。看着女警的奶头又硬又挺,大汉咧嘴一笑,抓住乳房的双手一起发力,-
硬是把春丽的上半身生生扯了起来。春丽尖叫着,上身前探,被拉向充满淫欲的
-狰狞面孔。-
  “放开我。”女警半是怒斥半是哀求道。-
  “妄想,”毒剂残虐地笑着,“既然你硬要妨碍我们的行动,那我们理应给-
你跟杰西卡相同的待遇。宇果,继续。”
-  大汉松开了春丽的双乳,还没等她松一口气,抓住她的双脚脚腕,把她头上
-脚下像洋娃娃一样提在空中,然后双臂交叉把女警翻过身来,再往地上一舂。女
-警趴在地上,勉强抬起头,只看见大汉分跨在自己眼前的两条腿。两腿之间的裤-
子高高隆起,还慢慢的颤动着。春丽闭上眼睛,努力清除脑海中的可怕影像。
-  春丽现在的姿势十分难堪,下半身还被提在空中,柔软的纤腰反弓着。宇果-
握着她的脚腕,往外拉开,强制分开她的双腿。毒剂此刻走到女警的身前,一点-
也不被察觉。她出其不意地出手,把春丽的弹力裤档部撕开,撩起旗袍的下摆。
-宇果跨过女警的上半身,把头伸进了春丽的两腿之间。肥厚的舌头沾着唾液糊上
-了整齐而稀疏的黑色耻毛。-
  “啊…变态!不可以舔…不行…啊啊啊!”春丽呜咽着,俏脸羞得通红,身
-体不可抗拒地对凌辱产生了生理反应。她能清楚地感觉到对方的舌头在自己的阴
-唇上来回扫过,分开肉缝,探进了私处的坑坑洼洼之中。-
  “你想要营救的那个女孩,杰西卡,在我们说话这会儿,正被我的两个手下
-肏地高潮连连,恐怕正像个廉价妓女一样叫春呢。”毒剂笑着,看着春丽的下体-
颤抖着,屄口像小嘴一样,难受得一张一合。-
  “我原来只想把市长的女儿吃进组织里,现在看来要再加上一个国际刑警了。”-
  “不——!!!”春丽哭喊着,部分出于恐惧,部分出于高潮的刺激。像闪
-电一般,高潮一波一波从下体冲向身体的每个角落,绷紧了每一块肌肉,下体抽-
搐着,屄口喷射出少许剔透的蜜液。高潮后的身体筋疲力尽,哭喊也化作了低声-
的抽泣和呻吟。
-  毒剂微笑着拉开紧绷的热裤拉链。一根粗壮的阳具弹了出来,阳具的根部取-
代了阴蒂的位置,分开的阴唇间汁液淋漓。毒剂微微点头示意,宇果把春丽提起
-来,拎到毒剂跟前,俏脸离阳具仅几厘米。女警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小嘴吃惊-
得微微张开,倒抽一口冷气。
-  “吃惊吗?看来你们国际刑警的情报能力也不怎么样嘛。只有极少数心腹知-
道我身体的秘密,不过相信你是不会有机会向你的上级汇报了。你应该感到幸运,
-我的特殊体质可拥有极深厚的持久力哦。我最清楚如何让一个女人欲仙欲死,或
-者欲死不能,比如你!”毒剂左手手指伸进阴户中抽动着,右手上下套弄自己的
-阴茎。
-  宇果拎着女警像捣米一样上下甩动。与此同时,毒剂抓住春丽的头,把她按-
在自己的跨下,把淫水涂满了春丽喘息不定的脸。毒剂再次点了点头。这一次,-
宇果把女警的双腿举起来,挂在自己的肩膀上,舌头伸进了春丽的私处。
-  “唔…嗯…不…咕噜…咕唔……”春丽小嘴刚一张开就被塞进了毒剂粗壮的-
肉棒,抗议被堵在了嘴里,听起来像大声的呻吟。宇果一边连舔带吮,一边继续-
捣动女警的身体。几分钟之内,毒剂的阴户就湿得一塌糊涂,脉动着的阴茎更加
-膨胀,反复撞击着春丽脆弱的咽喉,龟头顶端漏出一两滴前精。
-  “她现在美极了。”毒剂笑着再点了点头,宇果就把女警举起来,随意地丢-
在了地上。-
  “唔…”春丽再次摔倒在地上,她蜷缩起身体,两手撑起地上半身,双膝并
-拢,跪在地上。宇果迫不及待地拉开裤子拉链,掏出和他庞大体形成比例的巨大-
生殖器。春丽吓得手足无措,刚才毒剂的阳具在西方人中已经很大了,眼下宇果
-的这一根简直就像是野兽的东西。
-  “哦…我的天哪!不要…不……”春丽的声音打颤,连滚带爬,狼狈地向后-
退。然而对于宇果来说,这个已经被制服的女警就如同受了伤的小动物一般,刺
-激着他的兽性。他伸出左手捏住春丽的下巴,手指用力,几乎使下颌骨断裂,强-
迫女警张开樱桃小口,右手把龟头对准目标,推挤进了春丽的嘴里。
-  春丽被迫把小嘴张开到最大,才勉强容纳的下这种夸张的兽具。尽管这样,
-接下来的抽插动作依然让她的下颌生疼,嘴唇好像要被撕裂了。呼吸不畅,嘴里
-全是雄性的腥臊味道,被一次的突刺都带给喉咙梗塞感,春丽肉体上的疼痛折磨
-着她,而心理的屈辱更像漫长的拷打。
-  “她真漂亮。什么时候让我肏她?”阿特勒斯走过来时,正好看到毒剂上下-
搓揉着自己沾满了唾液的肉棒。-
  “等会儿,”毒剂一边回答一边把唾液均匀地涂抹开来,“杰西卡怎么样了?”
-  “她已经崩溃了。她从来不是什么斗士,三两下就让我们给肏翻了。”阿特
-勒斯张狂地淫笑道。-
  “那就去好好尽兴,再多肏她个一两回,不过去以前先把整治这个婊子的家
-伙准备好。”毒剂面带邪恶的微笑,阿特勒斯点点头就离开了。-
  春丽试着放松口腔地肌肉,好容纳粗壮的生殖器。每一次的抽插都让她的鼻
-子抵在大汉的阴毛上,男子的汗味是她唯一的呼吸来源。女警的俏脸因为喉咙的-
难受而扭曲,大颗的泪珠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从眼眶里滚落下来,和刚才毒剂
-留在她脸上的淫液混在一起。-
  身后的毒剂扶正春丽的屁股,已经充分润滑过的肉棒在屄口上下摩擦,挑逗
-般把龟头上的前精涂抹在阴唇上。不要说反抗,女警甚至无法发出任何抗议。现
-在的她,就如被屠宰的羔羊,就等着被挑在烧烤的穿刺杆上了。
-  宇果笑了笑,把肉棒抽了出来。
-  春丽这才松了一口气,哭喊道:“放过我吧!求求你们!不要插进来…不要-
啊!”-
  哀求换来的是阵阵的淫笑。两个人把女警翻过身来,躺在地上。大汉干脆跨
-坐在春丽脸上,巨屌自上而下捅进喉咙深处,阴囊覆盖在鼻孔上。肌肉耸动的臀
-部一起一落,肉棒像榔头一样开凿着春丽的口腔。她的无法呼吸,脖子好像就要
-被压断一样。身体的微弱挣扎和抽搐只能带给宇果更多的刺激。毒剂终于分开春
-丽的私出,把龟头挤进狭窄的阴道口。
-  “嗯!好啊!”毒剂发出淫荡的叫春声。
-  “简直比处女还紧呢,我是甘拜下风了。据说你们中国女孩都很保守呢,结-
婚以前都不给人肏。不过看你的格斗招式,两腿劈得那么开,怕是早就自己把处
-女膜给扯破了吧?真是可惜。”春丽的喉咙中发出微弱的呻吟,她几乎窒息,就-
快要昏过去了。而下体的疼痛和大汉在她乳房上恣意凌虐的大手却又折磨着她的
-神经。
-  “肏!好紧啊!好一口小嫩屄,里面又滑又软,就好像果冻一样,还勒得这
-么紧。我真怀疑你这个屄是让我给活活插出来的。肏…肏死你!你再抽啊…屄心-
子再给我抽啊!”毒剂很清楚女孩的身体结构,招招戳在春丽的痛处。-
  “要是换了男人,早就射出来了,你可要好好感谢我啊。”两个人每一次的
-抽插都更加深入,好像要把女警的身体凿穿一个通道。春丽幻觉到两根肉棒已经-
在自己的肚子里胜利会师,耳朵传来“啪啪啪啪”的声音,那是毒剂的胯部撞在-
自己的屁股蛋上,撞得她直打哆嗦。乳房上的压榨力量越来越大,而嘴里的肉棒
-正在有规律地脉动,膨胀。
-  毒剂继续发力,感觉身下的女警渐渐没有了反应,抽搐的频率也放缓了。不-
知道是逐渐适应了,还是昏过去了。
-  宇果抬起头,低吼一声,臀部往前一挺。
-  “唔唔唔”春丽的喉咙里一阵呻吟,接着就是“咕嘟咕嘟”的吞咽声。-
  大汉的阴茎好像是喷精液的消防栓,滚滚的乳白色粘稠液体,散发着腥臭,
-涌进了春丽的喉咙。漫溢出来的精液顺着两颊和下颌流淌下来,还有不少精液从
-鼻孔中喷出来,滚到颧骨上,导致女警急迫地咳嗽。-
  春丽的屄心一阵紧似一阵,攥得毒剂几乎精关失守,同时呻吟声也越来越微-
弱。-
  毒剂知道这是垂死的抽搐,连忙命令道:“快抽出来,别这么快就把她给玩-
死了。”大汉心不甘情不愿地把阳具拔出温暖的口腔,春丽这才发出无力地咳嗽,
-清空鼻腔里几乎要呛死她的精液。-
  宇果用两根手指捏起春丽的两颊。可怜的女警下颌脱臼,嘴闭不起来。毒剂
-可以看到在她口腔里还留着白色的精液残渍,当然,大部分地精液在刚才宇果口-
爆的时候就被强迫着灌进了肚子里。
-  “她不太喜欢吃。”宇果笑着玩弄着女警的脸颊,搅拌着脸上的泪水和精液。
-手上用力,“咔吱”一声,接上了春丽的下巴。
-  “以后就习惯了。”毒剂调笑道。
-  “换我了吧?”宇果意犹未进,胯下的屌还滴答着精子和唾液,却又迅速昂
-头挺胸起来,指向毒剂。
-  “不——!他会把我撕成碎片的!!”春丽不知哪来的力气,喘着粗气,两-
腿一盘,把毒剂的屁股牢牢夹在自己的两腿之间,小屄一阵紧缩,攥紧了几乎要-
喷发的肉棒,不肯让她把位置让给宇果的兽根。-
  “噢!”阿特勒斯吹着口哨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支注射器,里面灌满了蓝
-色的透明液体。-
  眼前两个“女孩”正在交合,一个肉感淫荡,胯下还有一根阳具,另一个已-
经楚楚可怜,脸上一片狼藉。这样的景象换了哪个男人都会兴奋不已。-
  “我很喜欢你现在的态度,婊子。”毒剂的蜂腰被春丽夹紧,阴茎更加深入,
-龟头顶上子宫口,打着圈圈摩擦着柔嫩敏感的肉壶。毒剂两手搓揉者女警的乳房,-
转移自己的注意力,舒缓射精的冲动。
-  眼下春丽的求生本能已经压倒了一切,只要能避免宇果的凶器撕裂自己的下-
体,她什么都愿意作,即使现在的动作是那么的下贱。-
  “你和组织作对就意味着生不如死的下场,干嘛对我们‘疯狂齿轮’紧咬不
-放呢?”
-  “你们‘疯狂齿轮’开发毒品,走私武器,贩卖人口,无恶不作!”女警鼓
-起勇气,喘着粗气怒斥到。-
  “一点也不错。你这么强悍的婊子正是我们需要的。现在你将会成为我们的-
新鲜血液。一方面你可以加强我们的战力,另一方面提供给我们国际刑警内部的-
宝贵信息。威名远扬的春丽对‘疯狂齿轮’俯首帖耳,想想就让我兴奋。”毒剂-
抑制住了射精的冲动,下体又加快了速度,一只手按在春丽的小腹上,隔着肚皮-
感受着自己阳具的戳刺。-
  “啊…啊…你…你们…痴心妄想!啊!”女警咬紧了牙关。-
  宇果挺着恐怖的凶器慢慢逼近春丽的下体。-
  春丽恐惧的脑子里一片混乱,一个诱人的声音甚至在劝说自己暂时屈服,只
-要能保住自己的下体不被那可怕的东西侵犯。同时另一个声音则在责备自己的软-
弱,罪恶感鞭笞着已经痛苦不堪的心灵。
-  阿特勒斯微笑着拾起春丽垂在地上的手臂,把蓝色的液体注射进了臂弯的血
-管里。女警本能地缩了一下手臂,冰冷的液体打进了血管里,让她一阵冷战。但-
接下来全身的血液好像从手臂开始被点燃,心跳的速度仿佛突然加快,皮肤也变
-成了桃红色。-
  时间仿佛要停止了,下体的疼痛不再,快感成倍地增加,心头也莫名其妙一-
阵狂喜。她用最难听的词汇咒骂着自己的下贱,但这并不能阻止子宫里的瘙痒和-
饥渴。春丽的目光涣散,视野好像蒙上了一层雾气,一切都变得扭曲而朦胧,正-
在强奸着自己的毒剂也显得不可战胜,充满征服者的威严,就像一座大山压在自
-己身上。-
  女警的眼中一片迷惑,微张的小嘴不受控制地发出短促的呻吟。-
  “这是我们新开发的毒品。它会降低你的反抗意识,增强性欲。简单的说,
-就是让你饥渴兴奋,敏感脆弱。更妙的是它有很强的成瘾性,投放几次之后,就
-会永远地改造你的身体。以后只要药性一弱,你就会开始发情。最后,你每三天-
之内就要注射一次,不然身体机能就会停止。准确地说,你的身体还能动作,不-
过脑子就完了,成为只知道性交的肉壶,一天到晚都学要被精液灌饱。”
-  “啊…呃呵…哎哎…哦…哇啊……”撕心裂肺的惨叫令人心酸,此时的快感
-已经远远超过春丽的接受能力极限。女警身上汗如雨下,像打摆子一样剧烈地痉-
挛,两腿乱蹬,脑袋左右甩打,香津从嘴角边流下,后脑一次又一次痛苦地捣在
-地面上。
-  “一般人需要几周才能被完全控制。针对你嘛,为了保险起见,打的是三倍
-的计量。”毒剂左右拍打女警的脸颊。春丽已经失神,两眼翻白,嘴里出气多进-
气少,全身上下一阵阵哆嗦。-
  “我就是想加快一下调教的速度,你可别死得太快。我还指望你成为出色的-
性奴呢,小婊子。”毒剂笑了笑,两手搂起春丽的大腿,把她屁股撅起来,屄口
-朝天,阳具不管对方死活地直上直下,肏得屄里滑溜溜的嫩肉都翻了出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春丽的脑中仅存的一点神志如同绷紧到极限的细
-线般断裂,肉欲如山洪暴发冲毁了一切堤防。她两手抱头,指甲深深扎进发根里,
-然后又迫不及待地抓住自己的乳房,搓揉挤捏,下体兴奋地向上撅起,迎合着毒-
剂的每一次插入。阴核充血,阴道内蜜汁泛滥,腔肉好像拧毛巾一样压榨着处于
-喷发边缘的肉棒。
-  “以后在公开场合,你还可以用你的名字,春丽。但在我们身边时,你的名
-字就是小屄,母狗,婊子,贱货,性奴,肉壶,或者任何我们想出来的新花样。-
你还要称呼我们为‘主人’。听见没有?”
-  “是…主…主人。”春丽顺服地回答道,一股温暖的快感在她的脊椎里上下-
窜动。-
  “阿特勒斯…嗯…去问问杰西卡,看看她知不知道…哦…知不知道她两个朋-
友在哪儿。”毒剂一边吩咐,一边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淫荡的屁股一挺一挺,放
-浪的脸上媚态百出。“她”扳过春丽的脖子,探出小香舌,春丽也伸出舌头,两-
人深吻,唇分,舌头在空气中纠缠。-
  “遵命,大姐。”阿特勒斯恋恋不舍地后退,远远看着毒剂的最后冲刺,浪
-叫着把精液灌进女警的子宫里,烫的她大腿根一阵颤抖,屄心一软,激出一股湿-
溜溜,滑腻腻,热乎乎的蜜汁,混着白花花的精子,从两个人身体的结合部位挤-
出来,淌得身下到处都是。-
  “好了吧?”宇果迫不及待地从旁边捏了捏了女警的屁股蛋。-
  “等…等等!”春丽仅存的一丁点儿理智还在苦苦拒绝着宇果的巨型凶器。-
  “你就是个肉屄,没有权利挑拣肏你的屌。”毒剂满足地笑着,拍拍女警的-
脸颊。也不知道“她”的身体构造是如何诡异,射精过后的肉棒并不萎缩,把大
-部分精液堵在春丽体内。
-  “不…不要啊!太大了,会弄坏的。求求你…饶了我吧!求求你……”春丽-
可怜兮兮,哭得梨花带雨。
-  宇果兽性大发,两手扯开女警的双腿。因为擅长高踢腿的招式,修长的双腿-
轻而易举就打开成180 度。毒剂则趴上春丽的身体,在宇果面前撅起自己的屁股,-
阴茎继续活动着。“她”自己早就湿透了的阴户随着抽插,挤压出一股股淫液,-
顺着阴茎滴答下来。-
  大汉看着眼前撞击在一起的两个丰满臀部,两手继续用力,女警的双腿几乎
-被掰成了200 度,大小阴唇向外打开,露出充血的淫核,私处的褶皱都被拉扯摊
-平,阴道口舒张了少许,白浊的精液被挤出来,下面的肛门也看得一清二楚,就-
好像含苞的粉红色小菊花。-
  大汉的超巨型肉棒在阴唇之间来回摩擦,龟头三番两次撞在屄口上,但是当-
然不可能挤进已经插了一根阳具的小屄,反而沾满了满溢而出的精液和蜜汁,把-
春丽的下体涂得汁液淋漓。脉动着的巨屌就好似悬在下体上空的利刃,不知道什
-么时候会刺下来。
-  女警经不住这样的挑逗,后背上直冒冷汗,紧紧闭上双眼。
-  宇果裂开大嘴,露出狰狞的笑容。身体猛地向下一沉,龟头硬生生挤开了肛
-门括约肌,突入了后庭中。阴茎的冠沟卡在菊门的褶皱里,一丝一毫也没法再往-
前进。-
  鲜血马上淹没了宇果的阴茎,顺着大腿内侧和股缝淌下来。-
  “哇啊啊啊啊!”春丽几乎喊破了嗓子,双眼圆瞪,眼泪喷涌而出,“不要!
-不要弄那里,快拔出去…拔出去!好痛……裂开啦!裂开啦啊啊!”女警的两腿-
肌肉紧绷,两手拼命抓住地面,指关节因为用力而失去血色,变得惨白。
-  宇果的凶器借着鲜血的润滑,慢慢在后庭中出入,残虐地摩擦着稚嫩的伤口,-
溅起朵朵血花。钻心刺骨的疼痛撕裂了春丽的下体,就好像一柄匕首,在一刀一
-刀,细细剖剐着下体。疼痛之中却又有过瘾的满足感,受虐狂一样刺激着女警的
-中枢神经,这就是毒品的魔力。-
  鲜血淋漓的肛交持续着,宇果的凶器有一大半都刺入了春丽的下体,抽插的
-频率也带着一种节奏感。春丽睁大了眼睛,痴痴地看着天空,眼泪已经流干了,
-喉咙里挤出来的唔咽不知道是哀号还浪叫。
-  “真是个浪蹄子!”毒剂兴奋地叫道,阴茎隔着几层薄薄的腔肉能清楚地感-
觉到宇果野兽一般的凶器正在肆虐,身下的女孩小腹向上挺动着迎接自己的阳具,-
臀部则往后缩,试图减缓肛门的疼痛。-
  “忘了你格斗家的身份吧,你的天分很合适当妓女!”-
  “啊啊啊啊!”春丽终于发情地浪叫,伸出小香舌,求索毒剂的爱抚。毒剂
-把舌头含入嘴中,津液混合,舌头纠缠在一起。双唇分开,毒剂伸手调戏着女警
-的面庞,春丽则直接把手指含进嘴里吮吸着。
-  “你真是个完美的淫荡婊子!”毒剂笑着,颔首张嘴用牙齿咬春丽右胸的乳-
头。
-  “好!好舒服!啊…肏我…肏深一点!把我的屄肏穿!把我的屁眼撕烂!噢-
…肏进我的子宫里来…肏死我吧!把我灌满,把我的肚子撑爆啊!”
-  女警疯狂地叫春,下体收缩到极限,蜜液几乎要把毒剂的阳具给挤出去,胯
-部就好像摸了橄榄油一样湿润。两支肉棒同时在女警的体内爆发,喷出的汁液把
-肚肠灌得满满的。
-  春丽的小肚子颤抖着隆起,又一波高潮席卷了全身。
-  “啊哈…灌进来了!满出来了!子宫里全是精液,肚子里咕噜咕噜的,好烫,
-好舒服!再给我…我还要精液!”春丽已经完全崩溃,疯狂地哭喊着。
-  连毒剂都感到一丝疲惫,把被挤压得生疼的阳具抽出温暖滑腻的阴道,精液-
找到了出口,喷泉一样从屄眼里喷出来,淹没了耻毛,铺满了小腹,把小巧玲珑-
的肚脐填满成白色的小水洼。春丽的腰向前弯曲,后背几乎离地,把下体使劲往-
前挺,去迎向毒剂逐渐缩小的肉棒。-
  “不要拔出去!我还要…还要嘛!快插我…肏我…肏翻我!”-
  “换你了!”毒剂跳到一旁,挥手拍了拍巨人的臀部。
-  宇果的肉棒虽然萎缩了少许,但还是很艰难得一点一点地退出狭窄的后庭。
-大汉不得不捏住两个屁股蛋,来回旋转春丽的臀部,硕大的龟头拔出肛门时发出-
“砰”的一声,就好像拔出了葡萄酒瓶的瓶塞。
-  巨人把瘫软成烂泥一样的女警翻过来,欣赏一下刚才的暴行留下的惨象。春
-丽两腿劈开,无力地趴在地上。勉强撅起的臀部上精液遍布,混合着血丝的白浊-
溪流冒着泡泡从肛门里喷出来,哗哗啦啦地浇灌了翻开的阴户,像撒尿一样泼洒-
到地上。-
  宇果再次把她掀翻,从正面插入。胯下的凶器撕裂了柔嫩的阴道,捣进肉壶
-一样的温暖子宫,春丽发出了歇斯底里的浪叫。-
  “好!好大!肏穿了…我的子宫肏穿了!哈啊…肏死我吧!!”鲜血再次涂-
满了粗大的刑具,染红了沾在阴毛上的精液。-
  现在,毒品已经完全支配了女警的神志,让她把两腿折叠,牢牢勾住宇果的-
熊腰,试图把他推向自己身体的更深处。胳膊搂住大汉的脖颈,勉强拉起上半身,
-丰盈的乳房贴上宇果大汗淋漓的胸膛。
-  逃脱的念头,恐惧感,还有羞耻心已经抛到了九霄云外,下半身恨不得给活-
活撕开来,再把里面的肉壶掏出来,给好好捣烂。-
  宇果奸笑着抱住女警,从地上爬起来,以他的庞大身材,女孩在他的把玩下-
就好像个小孩子。就算是伸长修长的双腿,绷直脚尖,春丽也够不到地面,全身-
的重量都由子宫来承受着,就如同一个洋娃娃,给凌空挑在长枪上,枪头几乎戳
-碎了子宫,在肚皮上顶出一个触目惊心的凸起,皮肤绷得紧紧的,好像随时都可
-能承受不住力量而扯裂开来。
-  毒剂在前面带路,宇果任由女警“挂”在自己身上,他的阳具就好像衣钩一-
样穿透了层峦叠嶂,粗大的手指还往左右拉扯着红肿的阴唇,换来一声一声的惨
-叫。蹦蹦跳跳的脚步,故意让龟头殴击娇嫩的子宫壁,激起一阵一阵的哀号。-
  三个人穿过阴暗的后巷,一路留下点点滴滴的精液混合着鲜红的血迹。终于,
-他们走进了一家由组织控制的俱乐部。大门在身后关闭,同时也结束了春丽的人
-生。从此以后,只要她还需要毒剂给她提供毒品,春丽就将一直作为“疯狂齿轮”-
的性奴隶,为组织服务。